第八章 - 烟雨红尘

第八章

这时,柳夫人也上前试着劝道:“老爷,别打了,再打真的会出人命的,凝脂已经答应嫁到年家去了,您就放了程致宣吧” “爹...”凝脂哭喊着摇晃着柳老爷的腿,眼看程致宣快要支撑不住了... “都给我停手!” 柳凝脂哭爬到程致宣的身旁将他抱起:“致宣,致宣,你醒醒,致宣,你不会有事的” 柳老爷上前一把将凝脂拖了回来:“暮雪,带小姐回房,给我严加看好了,要是再让小姐给我跑了,你们一个都别想给我活” “是” 姚暮雪上前搀扶起柳凝脂,目光不由的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程致宣,凝脂的手还死死的抓着程致宣的手:“致宣...” 柳家老爷上前一把掰开:“给我回房去!” 待暮雪把凝脂带下去后,柳老爷命管家把程致宣拖了出去,送回了他的住处,至于死活,那不是柳老爷要关心的,现在只等着与年家联姻,只要凝脂一嫁过去,他心里的石头才能落下... 三天了,柳凝脂不吃不喝的躺在床榻上,两眼空洞,不言不语,任凭暮雪怎么劝说,她都是无动于衷,柳夫人来看过几次,可是每次都是摇着头走出房间,再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可是女儿的脾气要是撅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暮雪熬了碗清粥来到凝脂的床边:“小姐,吃点东西吧,您这样不吃不喝,暮雪看着心疼,我知道您为了程先生的事很伤心,可是...这也许是命吧,注定你们逃不过去,还不如想开点,小姐,身子重要” “暮雪...”柳凝脂这么多天终于开口,可是目光却如死灰... “小姐,您想说什么?” 柳凝脂试着起身,姚暮雪赶忙上前扶起她,再将被子给她拉高,拿过瓷碗,盛了一勺递到她的唇边,对方无力的摇了摇头:“我吃不下...” “小姐,吃不下也得吃呀,您看您,也就几天工夫,瘦成这样” 柳凝脂止不住的咳嗽了两声,暮雪赶忙帮她拍了拍后背:“小姐,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去找大夫” 大夫诊断后,说是没什么大毛病,只是心病还需心药医,开了几副调理的药就离开了,柳夫人心疼的看着日益憔悴的女儿,心想这要是年家来接人看到女儿成了这副样子,还不看着晦气呀,柳老爷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明白凝脂是死心眼儿,不进棺材不落泪,他一步跨前,对着病榻上的柳凝脂严肃道:“凝脂,我知道你还是为了那小子和我闹脾气,我也不妨告诉你,昨天管家打听到了消息,程致宣死了” “什么?” 暮雪大惊的仓皇后退了两步,没有想到第一声惊叹是由她发出来的,柳老爷只是随意扫了她一眼,也没当回事,只见床上的身影那悲痛而绝望的目光含泪的看着自己的爹娘:“我不信...” “怎么?你非要看到他的尸首才死心吗?他家里人已经将他草草葬了,我承认是我太过下狠心,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给打烂了,我也做了补偿,他娘下半生的日子都不用愁了,你也死心吧,老老实实给我嫁到年家去,不许再给我动什么歪心眼儿” 柳老爷说完甩袖而去,暮雪还呆呆的站在原地,程致宣死了,那么年轻有为的青年居然就那么死了,她还依稀记得那双明亮的眼眸,那对着自己浅浅的微笑,怎么可能.... 她捂住自己的胸口,因为那里疼的要命... 许久沉默后,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道肝胆俱裂的哭喊,听了让人不免跟着落泪...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年家来迎亲的日子,柳夫人每天都到凝脂的房间陪她说话,正好今天裁缝将刚做好的大红嫁衣送了过来,柳夫人一看就喜庆,这是请了江南最好的裁缝量身定做的,看着上面那一针一线绣的凤凰,柳夫人不免伸手轻抚那薄薄的衣料,这是她女儿的嫁衣,鲜红而美丽,只是就算这嫁衣再美丽耀眼,光彩夺目,也不能让凝脂的心有半点愉悦,招呼暮雪过来,将嫁衣和凤冠拿好,跟着自己一路来到柳凝脂的闺房... 敲了敲门,里面没人作答,柳夫人也习惯了,这些日子凝脂虽不再闹脾气,可是言语却少了许多,她也担心女儿嫁到年家会不适应,所以才每天来她的房间和她讲讲女人家的闺房话,柳夫人示意暮雪开门后,自己现行走了进去... “凝脂,娘来看了你...” 暮雪紧跟着走进屋子里,突然,只听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她猛地抬头,顿时震住,手里的嫁衣与凤冠当场掉落在地,只见柳凝脂的身影正悬在木梁上轻轻的摇晃着....

上一篇   第七章

下一篇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