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 烟雨红尘

第七章

客栈里,柳凝脂起身简单收拾了一下,这时,房门被轻轻叩响,她赶忙走到门前,打开门,嘴角不由的轻扬:“致宣” “凝脂,起来了” “嗯” 两个人随便吃了点早餐,打算早早动身去北方,程致宣有个表舅在北方混的还不错,前两天来信,希望致宣能去北方帮他,毕竟他至今膝下无子,小时候又很是疼爱致宣,正好他希望致宣可以去北方帮他管理生意,程致宣也没有多想,和凝脂商量了一下,对方也没有什么意见,就这样两人准备去投靠北方的表舅,可是往往事与愿违,就在程致宣出门去买火车票的工夫,柳家人已经快一步找到了柳凝脂的下落,二话不说就将她抓回了柳家,而剩下的人也在火车站堵住了刚刚买完票的程致宣...柳家大宅内,柳老爷和柳夫人正中主位,而柳凝脂则跪在大厅的中央,她没有想到柳家会这么快就把她给抓了回来,姚暮雪听到风声立刻冲到了前厅:“小姐!”怎么会这么快!她以为他们早就跑的不知踪影了,真没想到柳家的外力还是比想象的厉害... “啪” 柳老爷一掌击响桌面:“凝脂!你真的好大胆!居然敢和姓程的那小子一起私奔,你眼里还有没有爹娘” 柳凝脂吓的瑟瑟发抖,眼泪滴滴落在冰凉的地面上:“爹,女儿知道这样做很伤您二老的心,可我也是没有办法呀,我真的不想嫁给年少云,爹,女儿求您了,看在我是您亲生女儿的份儿上,您就成全我和致宣吧” “你们想的美!我和年家一纸婚约,岂能说反悔就反悔,就算我要反悔,你觉得年家能放过咱们吗?年家二少是何等厉害的角色你知道吗?凝脂,难道你真的想要看到咱们柳家因为你而败落吗?我不想祖宗的家业毁在我的手里,我背不起那千古罪人的名声,你给我听好了,不许你再在我面前提什么不想嫁,不要嫁,不愿嫁,你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这些都由不得你,下月初六,你就给我乖乖的嫁到年家去” “我不!”柳凝脂大喊一声,暮雪不由的震惊,这样的小姐是谁也没有见过的,嚣张,怒气,大气凌然,她就那样目光坚定的看着柳家老爷:“爹,我也最后再说一遍,我不会嫁到年家,不会嫁给年少云”柳老爷气的上前就要甩出一巴掌,柳夫人刚要拦着,大门被人推开,管家带着一帮人把程致宣给押了回来,柳凝脂一看,不由一愣:“致宣?” “凝脂” 程致宣被人一脚踹跪在地上,柳家老爷气不打一处来的上前就是一巴掌... “致宣!爹!” 姚暮雪也痛心的揪住自己的衣领,她不敢多言只能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 程致宣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嘴角的血丝是那样的通红... 柳凝脂心疼的哭喊着,可是柳老爷下令几个丫鬟按住了她... “程致宣!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带我们柳家大小姐私奔,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是?” 程致宣也同样被管家一帮人摁住动弹不得:“柳老爷,我求求您了,看在我和凝脂两情相悦的份儿上,您就发发慈悲,成全了我们吧” “成全你们?别做梦了,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不准你再打凝脂的主意,她马上就是年家的大少奶奶,你这样做,不仅是和我们柳家成了死对头,就连年家也不会放过你的,而我就看在凝脂对你的一番情谊上,放了你这一次,你马上给我滚出省城,从此不得再踏入这里,否则你别怪我不通人情” “爹!您为什么这样对我们,我是您亲生的女儿,您为何要这样苦苦相逼呢” “凝脂”柳夫人心疼的蹲在柳凝脂的面前:“凝脂,你就听你爹的话吧,你和致宣是不可能的,别再惹你爹生气了” “我不!我就不!你们听好了,我柳凝脂就是死也不会嫁到年家的,我今生今世都是致宣的人”程致宣被凝脂的一番话感动的热泪盈眶:“凝脂...” 柳老爷怒火中烧,上前对着程致宣的胸前就是一脚.. “啊,致宣” “好!你不是非他不嫁吗?你不是死也不要嫁到年家去吗?那我到要看看你的态度当真那么坚决”说着他看对着管家一声令下:“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 柳凝脂大惊,还没等惊叫出声,管家和家丁的乱棒已经朝着程致宣的身上挥去,柳凝脂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想要上前阻拦,可是身后的丫鬟也不敢怠慢,死死的扣着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她唯有看着,哭着,疼着...姚暮雪也快要不行了,眼看着程致宣被打的只剩下半条命,而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直到程致宣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姚暮雪不敢再多看一眼的转过身子...“致宣!致宣!”柳凝脂哭的嗓子都哑了,管家提来一桶凉水当头就是一泼,程致宣迷迷糊糊的叫了声:“凝脂...” 柳老爷背着手站在原地看着,片刻,他挑眉冷声道:“怎么样?死心了吧” 只看程致宣突然一笑:“呵呵....” 所有人都是一愣,柳老爷不由的眯起眼睛... 程致宣试着爬起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柳家家主:“柳老爷,今天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放弃凝脂的,我真的爱她,我只想敢问一声,您是她的亲爹吗?” “你...” 柳老爷脸色铁青,对着满脸是血的程致宣咬牙切齿道:“程致宣,你有种,我今天就要看看到底是你的嘴硬,还是我柳家的棍棒硬,给我打!” 家丁又一哄而上,对着程致宣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眼看原本还有点意识的程致宣渐渐闭上了眼睛,柳凝脂心如刀割的大叫:“住手!你们都住手!” 她甩开身后的丫鬟,跪爬到柳老爷的身旁,紧紧抱住他的腿哭求道:“爹,爹,我求求您了,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您会打死他的” “我今天就是要打死他,看他还敢不敢对你有非分之想” 凝脂泪如雨下的哭求道:“爹,我求求您了,不要再打他了....我答应您...我答应您...嫁到年家...不要再打了...啊....”

上一篇   第六章

下一篇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