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 烟雨红尘

第二章

晚上,暮雪回到房间就被小翠拉着唠嗑,她和小翠年龄相仿,又住同一间屋子,所以两人经常私下里爱说着主子的家常,和小翠比起来,暮雪知道的很少,毕竟她是伺候小姐的,不太常走动前厅,小翠是伺候夫人的,干活麻利,甚的夫人喜欢,所以要想知道什么事情,问小翠就清楚了...暮雪洗了脸来,小翠跑到她的身旁低声道:“暮雪,听说了吧,老爷要把小姐许配给年家” “嗯,听说了” 小翠一屁股坐到暮雪的身边:“真没想到,年家人居然来找老爷提亲,你都没看见老爷当时乐的,那叫一个欢实,恨不得马上把小姐送到年家去一样” 暮雪只知道年家是江南的首富,是有钱的大户人家,可是具体什么情况,她不是很了解,不由的转头问道:“年家真的就那么好吗?” 小翠戳了一下暮雪的脑袋:“你呀,整天跟着小姐,关门关窗的知道什么”小翠抓了一把夫人赏的蜜枣,塞了两个给暮雪接着道:“这年家呀可不是一般的大户,听说他们老祖宗是赫赫有名的年羹尧大将军,他的妹妹年氏甚的雍正皇帝爱,当年年羹尧被雍正皇帝赐死,年家一度落败,直到年家现任老爷子年轻时赤手空拳打下了稳定的江山,年家又再次复兴了起来,你知道吗,年家在整个江南的产业数不胜数,甚至波及到了北方,小姐这次能嫁到年家可是享福去了” 暮雪听着也不错,至少不会受苦,要是跟着程先生,毕竟小姐从小娇生惯养,身子骨儿又单薄,哪能受得了那般朴实的生活... “我好像听你说过,年家有三个儿子,那小姐这次嫁的是哪一个呀” 小翠摇了摇头:“这我还真不知道,只听说是来提亲,到没说是哪一个,据我了解年家有三个公子,大公子年少云,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是个药罐子,体弱多病,常年病者;二公子,年少风,常年领兵在外,不过听说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娶了六房姨太太,死了三个”这时,小翠悄悄的趴在暮雪的耳旁低声道:“你知道吗?大家私下里都说是他亲手开枪打死的” 暮雪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真的假的?” “都是私下里的谣传,具体的谁知道呢,不过大家都说,这年家二公子常年带兵打仗,脾气极其暴躁,说是那死掉的三个姨太太是趁他带兵出征时,在府里不知道和下人做了什么苟且之事,惹得二公子立马不仅就地处决了下人,也将那三个姨太太就地正法;还有三公子,年少雨,听说就是一个浪荡公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小翠脱了鞋子盘腿儿对着暮雪低声道:“你别看这年家三个公子好像个个毛病很多,可是他们每个人都各自有各自的本事,大公子虽然体弱多病,常年靠中药调理,可是他却是难得一见的才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极有天赋,是咱们江南有名的才子,堪比唐伯虎” 暮雪撇了撇嘴,这个小翠就会添油加醋 “二公子,年少风,年纪轻轻就手握军权,真是少年得志,听说现在已经统领了整个南部地区,是战功显赫的督军;三公子,年少雨虽然好吃懒做,但他却是商业奇才,只要经他手的生意没有不谈成的,听说年家老爷子也是因为他聪明,所以对于他那玩世不恭的态度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知道毕竟大公子身体不好,还不好经商,二公子一心向往军权,这年家的产业也只能交给三公子,所以我估摸着,老爷肯定是把小姐嫁给那个三公子年少雨” 暮雪听着虽然年家三个公子都有本事,可是仔细想想小姐嫁哪一个都不行,大公子那身子骨说不定哪天就一命呜呼,到时候小姐没嫁过去几天就守寡,这还不如不嫁呢;二公子那常年带兵打仗的脾气,要是小姐稍不得他的意,还不得掏枪呀,三公子就更不要提了,整天花天酒地的,小姐要是过们儿没两天就得纳妾,唉现在看来,真是嫁哪一个都不行” 暮雪叹了口气,真是的,小姐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又带她情同姐妹,这年家随时大户,可是那三个儿子,真是让暮雪都觉得难以婚配,这小姐要是知道了,还不得伤心死,不过不管怎么样,那是柳家的事,作为下人,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最多陪着小姐一起难过,终究还是帮不了什么,摇了摇头,暮雪也懒着再想,踢掉鞋子睡觉... 第二天,暮雪刚服侍凝脂吃完早饭,小翠就跑来通知她,老爷要小姐去前厅,肯定是年家提亲的事,暮雪担心的看了烟凝脂,柳凝脂到无所谓,反正她就是不嫁,她就不信了,她爹还能把刀架到她脖子上逼她不成。 暮雪陪着凝脂来到前厅,柳家老爷子和柳夫人正中主位,左手旁坐的是她大哥和大嫂,柳凝脂坐到了右手边:“爹,您找女儿为何事?” 柳老爷笑着看向自己的女儿道:“凝脂呀,我想你也听你娘和你提过了,年家到咱们府上提亲的事,我已经答应了,我会让你娘给你准备丰厚的嫁妆,爹要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到年家去” 柳凝脂不由的皱眉,该来的迟早会回来,她心一横,抬头望去:“爹,女儿不嫁” “这由不得你,之前你不想嫁,是因为我对那些上门提亲的也不怎么看上,可是这次不同,这次可是年家,要知道能和年家攀上亲家,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年家已经和我们说好了,你这次如果嫁过去,就把二少军营的粮草生意交给我,还会让咱们入股年家的几处产业...” “爹!”柳凝脂气氛的站起身:“您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呀” 柳老爷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总之,这次由不得你做主,我知道,你心里还惦记那个姓程的小子,不过我劝你还是死心吧,你不嫁给年家,我也不会同意你嫁给那个小子,真不明白,那小子有什么值得你上心的,既然你和他已经没有结果,还不如嫁给年家去做少奶奶,以后你就明白爹娘的苦心了,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们当父母的怎么可能看着女儿嫁过去受苦” “爹,受不受苦是我自己的事,我心里只有致宣,除了致宣我谁呀不嫁,你就是打死我也不会嫁到年家的,我劝您还是死了这份攀龙附凤的心思吧” “啪”柳老爷一掌拍向身旁的檀木桌子:“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年家看的上咱们是咱们的福气,有多少名门闺秀恨不得挤破年家的大门,你倒好,居然不嫁,我告诉你,你今天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件事由不得你” “爹!”柳夫人看情况不妙,赶忙劝道:“凝脂,别惹你爹生气,你爹不也是为了你好吗?要知道嫁到年家可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等你过了门儿,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娘,我不要什么荣华富贵,我只想和致宣平淡到老,你们就成全了我吧” “你..”柳老爷气的站起身,柳夫人赶忙拦住:“老爷,你先别动怒,对了,你还没说,要凝脂嫁到年家,是给哪个儿子做少夫人呢” 柳老爷气的耷拉着脸子坐下身,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是年家大公子,年少云”

上一篇   第一章

下一篇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