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 烟雨红尘

第十七章

蓝嫣婷将暮雪带到自己的房间,推开门,暮雪就惊讶于眼前所看到的,这样的房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在南城的时候,小姐的房间里都是上等的红木家具,古色古香,而这里,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床很大,但不是木头的,床单还有被子都是很漂亮,梳妆台也和她见过的不一眼,闪闪的亮亮的,总之很神奇,蓝嫣婷拉着暮雪来到床边坐下,刚坐下,暮雪就吓了一跳,因为那床好软,她从未见过这么软的床,能睡觉吗?蓝嫣婷笑了笑:“暮雪,你别奇怪,我在英国带久了,生活习惯都随了那边,这些呀都是西洋家具,这叫弹簧床,很软很舒服的,今天晚上你就和我在这里睡” 暮雪对自己的孤陋寡闻敢到害羞,蓝嫣婷轻笑道:“没事的,你没有出去过,当然不知道这些东西了,没关系的,在这里住下,我会慢慢教给你的” “嗯”暮雪认真的点了点头.. “对了,我刚才和父亲说过帮你找人的事了,你放心吧,一找到人,我立马通知你,不用担心,只要你们有缘,相隔万里都会再见面的” “只要有缘…相隔万里都会再见面的…”暮雪低低的重复着嫣婷的话,只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句话并非说的是她与程致宣,而是…… “嗯,是的,相信我” 暮雪感激的谢道:“嫣婷小姐,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遇见你我真的好幸运” 两人相视一笑,接着蓝嫣婷走到自己的衣柜前挑了几件衣服递给暮雪:“暮雪,这几件衣服你先换着穿,都是新的,我看咱俩身形差不多,你应该能合身的” 暮雪接过那从未见过的美丽衣裳:“谢谢”她想了想道:“嫣婷小姐…” “暮雪,不要叫我什么小姐,叫我嫣婷就可以了,我不喜欢人家叫我什么小姐,怪别扭的,你我已经是朋友了,从今日起,你就叫我的名字” 暮雪笑道:“好的,嫣婷” “你想和我说什么”蓝嫣婷走到梳妆台前摘下耳环… “哦,我只是随便问问,你没有兄弟姐妹吗?” “我有一个大哥,他自己做生意,常年不在家,我大嫂刚生了孩子,父亲想让大哥回来,毕竟我以后要嫁人的,大哥回来也好照顾他老人家” 暮雪走到嫣婷的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她好奇的问道:“对了,刚才听小梅说,蓝老爷从小就给你定了娃娃亲” “什么娃娃亲,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这个,那是父亲告诉我的,说他年轻的时候结了一个生死之交,两人约定,将我和他的二儿子指腹为婚,这都多少年了,父亲还记得,可是不见得人家就记得,再说了,我也是喝过洋墨水的人,我可不会被这种封建思想主意给束缚住,总之我才不会嫁给一个没见过面的陌生男人,暮雪,这可是你教给我的哦” 姚暮雪不好意思的低头轻笑:“嫣婷,你就取笑我吧” 蓝嫣婷赶忙转身看她,一脸认真的道:“暮雪,我可没有取笑你,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好佩服你,当今这个世上有几个能像你这般胆大的女子,为了爱人,不惜逃婚从南城千里迢迢的来到北川找人,暮雪,除了我父亲,我从未佩服过哪个人,特别是女子,你是第一个,真的” 姚暮雪实在被蓝嫣婷说的不好意思,赶忙转移话题:“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虽然你没有见过那个从小指腹为婚的人,但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如果对方一表人才呢?” 嫣婷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我才不管呢?总之我就是不嫁个一个陌生人,我也要像你一样,找寻自己的爱人” “那嫣婷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呢?” “我?”蓝嫣婷想了想后道:“我喜欢像我父亲一样的,英雄气概,英明果断,做事情不拖泥带水,嗯,总之,应该是很有男人味的那种” “男人味?”暮雪不明白的回问道。 “就是怎么说呢,虽然有点霸气但又不失温柔,我希望对方能疼爱我一生一世,不会再另取什么姨太太,你知道吗?暮雪,我真的不能容忍我的丈夫再另取姨太太” 暮雪淡了点头:“这到也是,每个女子都不会希望自己的丈夫再另取她人的,不过嫣婷你这么优秀,能娶到你就已经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了,要是再娶别的姨太太,那他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瓜,我想这整个北川也没有几个能和你比的人吧” “呵呵,暮雪你可真抬举我呀” 晚上,姚暮雪第一次在一个叫做浴缸的大盆子里洗的澡,不知道嫣婷给她放了什么东西,满盆子都是泡泡,好香,洗过的身子也好滑,再穿上嫣婷给她的睡衣,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仙女,嫣婷笑着纠正她,说这样像公主,在暮雪的脑子里,公主就是皇帝的女儿,而嫣婷告诉她,她更像国外的公主,国外的公主是什么样子,暮雪并不知道,总之她就觉得自己今晚的一切就好像梦一样,美丽又虚幻… 关了灯,两人躺在床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嫣婷没有姐妹,所以她特别幻想自己能有个姐姐或者妹妹,晚上可以睡在一起说着私房话,嫣婷不停的说着,而暮雪由于坐了太长时间的火车很快就睡了过去,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片桃花林,粉红色的桃花漫天飞舞,她游走在林子间,突然,她看到前方有一道身影,那是一道挺拔的背影,在漫天飞舞的桃花林里,他就像一座坚硬而不可动摇的大山,她朝着那道背影加快脚步,直到停在他的身后,她激动而惊喜的轻声呼唤:“致宣…” 许久,那道背影慢慢的转过身子,慢慢的….. 在蓝嫣婷这里住了大半个月,蓝老爷很忙,白天都是去警察厅,只有晚上才回来,在嫣婷这里住的这段日子,她教会了暮雪使用刀叉吃西餐,有事没事还教暮雪说几句洋文,但暮雪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她最感兴趣的就是客厅里那架钢琴,她从未见过钢琴,一开始她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她一直以为那是一个大盒子,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嫣婷坐在那大盒子面前,手指在上面轻轻的弹了两下,那美妙动听的音乐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她,嫣婷告诉她那叫钢琴,是西洋乐器,暮雪好奇的看着,嫣婷让她试着弹两下,可是她的手指放上去后和嫣婷弹出来的曲子天壤之别,嫣婷告诉她,谈钢琴也要会看乐谱,什么是乐谱,就和咱们谈古筝一样,不也是需要谱子的嘛,暮雪半听半懂的点了点头,嫣婷将谱子递给她,妈呀,怎么就和池塘里的蝌蚪一个样,嫣婷哈哈的大笑,她说她会慢慢的教她弹琴,暮雪认真的点了点头,她真的很喜欢钢琴里传出来的音乐,多年后,有人就说她弹得的曲子如从天籁传来,动听而美妙… 晚上,蓝照天的心情不错,吃晚餐的时候,他告诉嫣婷,她大哥来过电话,说过两天就回来,而且这次不走了,他会将生意全部转到北川来,以后呀,他就真的可以享儿孙福了,嫣婷嘟着小嘴儿不满道:“只享儿孙福呀,您忘了还有女儿了吧“ “哈哈…”蓝老爷对这个女儿很是疼爱:“哪里会,我的小公主,爸爸告诉你,今天我那生死之交来电话了,你那指腹为婚的丈夫已经在来北川的路上了” 嫣婷一愣,暮雪则偷偷的笑着… “爸爸,我不是和您说过好多次了吗?我不会嫁给一个连长相都不知道的男人” “人家这次来你不就知道长相了吗?” 蓝嫣婷不满道:“那万一是一个眼歪嘴斜的人怎么办?“ 暮雪“噗嗤”一笑,蓝老爷轻咳了一声:“他父亲和我年轻的时候是生死之交,他父亲可是个美男子,你说他儿子能差到哪里去” “哎呀爸爸…”蓝嫣婷开始撒娇起来,蓝照天笑道:“反正呀,人呢明后天就到,你先见了再说,说不定到时候我不让你嫁,你还死活要嫁呢” 暮雪笑着道:“是呀,嫣婷,蓝老爷说的没错,你先见一下,如果真的像你所说其貌不堪,那到时候你再拒绝也不迟,如果正如蓝老爷说的那样,那人像他的父亲一样是难得的美男子,那你也不能辜负蓝老爷的一番苦心呀” 蓝照天呵呵的笑道:“暮雪说的对,嫣婷,你就听爸爸的话,先看看,看看再说“ “嗯“蓝嫣婷最终很是不情愿的答应了下来,后来,嫣婷想过,还好当时听从父亲的话,要不然她真的就有可能错过他了…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嫣婷和暮雪在房间里绣花,暮雪的绣工很是了得,嫣婷看过她身上的一个荷包,非常漂亮,当知道那是暮雪自己绣的就更加惊叹,她自小不爱女红,但看过暮雪的杰作后,她也不免手痒痒,非要暮雪教她刺绣,暮雪也难得能教上嫣婷点东西,这不昨天两人上街买了一堆刺绣工具,今天连门儿都没出,一直窝在房间里,嫣婷很是认真的学着,直到她的奶妈张婶过来敲门道:“大小姐,快下楼吧,来客人了” 嫣婷看着张婶一脸的笑意问道:“什么人呀,看把张婶您乐的” 张婶来到她的身旁,将她手里的东西放下笑呵呵道:“我能不乐嘛,是你那个指腹为婚的先生来了”

上一篇   第十六章

下一篇   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