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 烟雨红尘

第十四章

车厢的门“刷”的一下被拉开,几个当兵的首先冲了进来,身上的长枪因为走动而啪啪作响,接着就是一个带着军帽的军人走了进来,刚毅的脸上是一双英气逼人的双眼,很快,原本嘈杂的车厢顿时变的安静下来,普通老百姓哪见过这架势,抱孩子的妇女也赶忙捂住孩子的眼睛。 那人在车厢里巡视了一番后,转身看向车厢外,紧接着又是一道身影,姚暮雪从帽檐下瞟去,首先入眼的就是那双黑亮的军靴,被擦拭的一尘不染,军靴的主人步伐稳健一步一步的走进车厢,接着姚暮雪顺着军靴向上扫过,一身灰蓝色呢子军装,腰间与肩膀斜侧都是黑色皮带,这时暮雪也注意到了他的腰部右侧也夸着一把配枪,而更让她胆战心惊的则是那人在转身和身旁的军人低语时,微微侧身,姚暮雪看到了他手里紧攥的皮鞭,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鞭子很细,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可是单看被那人紧攥在手里的架势,她就猜想那玩应儿要是在身子上抽一下,铁定会要了她的命,不敢再多看一眼,她不动声色的低下头,心里祈祷着千万不是来抓她的,她能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剧烈,掌心也因为害怕而直冒冷汗… 沈副官站在年少风的身旁恭敬道:“二少,其他车厢都搜过了,没有发现,我看咱们这里也应该没什么收获,毕竟那柳家大小姐现在具体跑到哪里咱们谁也不清楚,您看…” 深副官的那一句“二少”让姚暮雪差点尖叫出声,此情此景,她就是再傻也能猜的出那道身影是谁了,年家二少,果然如年少雨说的那样,他是在搜寻自己吗?不由自主的吞了口水,姚暮雪告诉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一点差错… 年少风四周扫视着,他的眼睛就如深夜里的豹子一样锋利,攥了攥手里的鞭子,突然一声令下:“给我搜” 姚暮雪的心“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可完了,一群当兵的在车厢里搜寻着,凡事女人,管他老弱病残一律都不放过,而这时,姚暮雪的身子已经哆嗦的完全不受控制,年少风站在原地,他目光凌厉而尖锐的扫过车厢里的每一张面孔,不经意间,他的视线停落在车窗旁的一道身影上,黑亮的瞬子慢慢眯了起来,他在想作为男人,这样的身子骨儿是不是有点太单薄了,渐渐的,他的心升起了一丝怀疑,接着他抬起脚步一步一步朝着那道身影走了过去:“这位仁兄是要去北川?” 姚暮雪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她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吸一口,从他移动脚步朝着自己走来时,她的心脏就已经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这下可好,居然开始盘问起她来了,暮雪尽量压低嗓音装成男人:“是的,去北川的表舅家探亲” 年少风点了点头:“仁兄可否抬头让在下看一眼?” 姚暮雪真的慌了,怎么办?如果抬头一定会被认出,如果不抬头也会被怀疑,怎么办?她心里七上八下,仿佛有个大鼓在她的心里砰砰乱敲,年少风皱起眉头,他背着双手,鞭子在他的掌心里不停的被转动,语气也失去了耐性,声音明显不悦的命令道:“我让你抬起头!没听见吗?” 姚暮雪心想这下可完了,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认命吧,她缓缓的抬起脖子,帽檐也渐渐随着抬起,当她的目光刚刚刚停在那好看的下巴上时,突然,有人禀报:“报告督军,在六号车厢发现相似之人” 年少风立马转身:“马上过去” “是” 一群人很快撤出了车厢,姚暮雪是时候的喷出一直憋在心里的那股子气,她真的吓死了,还好老天保佑,她感觉自己的腿还在不停的发抖,年少风,他的声音是那样的威严而可怕,虽没看到他的真容,可是单单听那嗓音就知道这个人不是好惹的。估计着火车开动的时间快到了,姚暮雪本来是打算去茅厕的,可是那些个当兵的不撤下火车,她宁可憋着也不敢起身,况且她现在根本站起不起来… 看向窗外,当兵的已经都下了火车,排成整整齐齐的队伍站在窗外的台阶上,沈副官下车后,就是一道挺拔的身影接着走下了车,暮雪刚瞅到他的侧脸就吓的赶忙低下了脑袋,沈副官跟在年少风的身旁不知道说着什么,而那年少风也时不时点了点头,直到身子停在车窗外,背对着暮雪,那条细细的鞭子还被他攥在伸手的手掌心里,姚暮雪抬起头忍不住看向那道背影,他就是年家二少年少风? 也许是军人的缘故,他的身子挺拔而直立,他的背影很好看,肤色不知道是本身的颜色,还是因为常年带兵在外的缘故,有点像小麦的颜色,不是很黑,但很健康,军人不愧是军人,姚暮雪把年少风的背影从头到脚打量了遍,突然,那道身影霎那间转头看向她这里,四目在这一瞬间碰撞,姚暮雪一愣,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没有闪躲,而是直直的看着那双眼睛,那双如狮子般的眼睛… 年少风总感觉身后有道目光在盯着自己,他猛的回头却对上一双清澈无比的双眼,那一刻,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居然跳的比平时还要快,接着他猛的一个反映,那双眼睛,和柳家送来的画像一模一样,就在他刚要跨步朝着车窗走去时,只听一声“呜…”火车的鸣笛响起,接着“哐当哐当”火车开始开动,姚暮雪就那样看着车窗外的身影,那是一张好看的面容,但却太冷酷,也太严肃,只见他朝着自己的窗前走来,火车已经开始启动,可是年少风似乎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他跟随火车渐渐加快了步伐,那气势凌人的眼睛里透出的寒光让姚暮雪顿时领会到了他的意思,他是在警告她,他不会放过她的,一定不会! 直到那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姚暮雪才真正得以松口气,终于解脱了,年少风,虽然你是战功显赫的督军,但你毕竟是个人,你还能长了翅膀飞过来抓我吗?暮雪知道,这次火车是直接开往北川中途没有停战了,终于可以松口气将帽子拿下,看着窗外的风景,她露出了这么多天来第一个美丽的笑容… 督军府里,年少风在自己的书房里,一身军装被他扯开了两个扣子,以往严肃的表情此时显得格外慵懒, 两条修长结实的双腿则搭在书桌上,把玩着手里的鞭子,眼睛眯着想起了刚才车窗里的那双眼睛,房门被敲响,沈副官走了进来,行了个军礼,走到书桌前低声道:“二少,已经派人打听了” “说!” “那柳家小姐去北川,是因为…” 年少风挑着眉毛将目光转向沈副官:“是因为什么?” “原来柳家小姐在许给大少之前就有了心上人,是华文日报的记者,名叫程致宣,听说程致宣上柳家提过一次亲,却被柳老爷子给拒绝了,而且他们还私奔过” 年少风不由的扬起嘴角,心想这柳家大小姐可真不像是一般的大家闺秀… 沈副官接着道:“两个人私奔后,被柳家老爷抓了回去,还把程致宣给暴打了一顿,我打听到,原来那程致宣已经离开了报社去他在北川的亲戚家养伤,我猜想这柳家小姐一定是逃婚去北川找那个姓程的,二少,您看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年少风越想越觉得有意思,这柳家小姐可真不是一般的女人,他微微扬起眉毛慵懒道:“怎么办?老子要亲自去北川把她给抓回来” 沈副官不免担心道:“二少,去北川找人可要慎重考虑,毕竟那里是奉军的地盘,此行万万不可暴露行踪,否则…” “我知道” “还有...沈副官接着道:“刚才三少来电话了,说是大少的身体这两天有点变差,年老爷让您回去看一眼” 年少风点了点头:“替我准备,我现在马上回去看大哥” “是”沈副官退出书房后,年少风给自己点上了一支香烟,烟雾缭绕在书房上空,脑海里又忍不住浮现出那双眼睛,他不禁轻笑道:“柳凝脂,有意思!咱们走着瞧,看看到底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上一篇   第十三章

下一篇   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