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 烟雨红尘

第十三章

推开窗子,姚暮雪拖思看着窗外,星空依旧繁星点点,她不禁满怀惆怅的叹了口气,逃离柳家已经三天了,哪也不敢去,刚开始风声紧的时候她只能晚上躲在破庙里对付两夜,这不今晚才找了客栈住下,白天她已经买好了去北川的火车票,她决定要去找程致宣,没有理由,更不去想什么后果,她知道她不可能回到柳家去,以后的路她只能自己一个人走下去,可是她必须先要见到程致宣,手里的微凉让她收回仰天的目光看向掌心,这是程致宣留给她唯一的纪念,紧紧护在心口,犹如珍宝一样,她要找到他,见到他以后,她一定要告诉他…. 夜晚的风有点凉,暮雪关好窗子回到床前,将那支宝贝似的钢笔收好,再打开包袱整理了一下,里面有几张银票和大洋,是她从柳家出来时带的,一些是自己这几年攒的工钱,一些…是当初柳凝脂让她偷偷把拿出去当的首饰和字画得来的钱,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有点像小偷,可是没办法,她必须要有足够的盘缠才可以顺利去 北方,她在心里默默对柳凝脂发誓,找到程致宣她一定会代替小姐好好照顾他,哪怕他的心里只有柳凝脂一个人,她也不在乎… 雨季还没有过去,天色依然灰蒙蒙的,年少雨在府里带着很是无趣,相约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朋友来到酒馆一起喝个小酒,酒馆不算大也不算小,总共三层,一楼和二楼是供客人吃饭喝酒的,三楼是住宿,此时年少雨坐在窗前,给自己斟满一杯,一口仰尽… “我说三少,这大清早的就来喝酒,有什么烦心事和兄弟我说说”年少雨面前的男子名叫管靖远,是他从小一起玩到大发小,家里是搞古董生意的,和年少雨一样长的虽一表人才,但也是个玩是不够的富家少爷,只见年少雨再给自己斟上一杯:“还不是我大哥的婚事,他奶奶的,那个柳家小姐简直把我们年家的脸都丢尽了,这城里城外的谁不知道我年家娶亲当日被新娘子给跑了,你都不知道我回去让我老爹很是训了一番,这个死丫头,看我不逮着她,敢跑” 话音未落,年少雨身后,背对着他的身影就是一怔,姚暮雪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身后的就是年家三少,那个原本代替他大哥迎娶自己的人,她本来是下楼来对付了口好赶路,这倒好,冤家路窄,可是这饭她才刚点上,不吃怪浪费的,心想反正也是背对背,赶快吃等一下好敢火车,于是姚暮雪不管不顾的赶忙低头扒饭… “我说三少,你这没过门的大嫂可真不一样呀,谁不想想能嫁到你们年家是多大的福气,她还给跑了,只能说是她没这个福气吧,大不了再给你大哥另找呗” 年少雨夹了颗花生米扔到嘴里:“你说的轻松,年家固然财力雄厚,但哪家姑娘愿意一进门就受活寡,我大哥的身体日益渐差,说不定哪天…哎,原以为柳家大小姐真的可以嫁给我大哥,现在倒好了…不过我敢保证那丫头跑不了多远,我已经通知我二哥了,铁路水运早就让他的部队给堵死了,我就不信了,她还能张翅膀儿飞了不成” 姚暮雪一听,心想这下可坏了,她已经买好火车票了,这可怎么办?不过还好自己跑的快,要不然她就是那个受活寡的人…想想这年家人也真缺德,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就牺牲掉别人家的闺女,估计年家还不知道真的柳家大小姐已经死掉了,要知道他们肯定得后悔死,不过也说不定,那种有钱人家哪在乎别人的生命… 匆匆扒了几口饭,姚暮雪赶忙起身快步走回楼上,拿上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再次走出门外,这时她注意到刚才位置上的身影,不是很健壮粗狂,但也是挺拔矫健,不知为什么暮雪注意到侧面看他的耳朵很漂亮,他背对着自己目光朝着窗外,不停的一杯接着一杯灌着,时不时的和对面的人说笑着,姚暮雪看不清那年少雨的长相,不过到听小翠说过此人的容貌堪比潘安在世,虽然她也不知道潘安长什么样子,不敢多想,姚暮雪加快脚步下楼,再经过年少雨的身后时,不由的再多望了一眼,正好他对面的管靖远也抬头,两人的目光霎时碰上,管靖远倒是一愣,暮雪则吓得魂飞魄散赶忙低头一路小跑着下楼… “好标志的姑娘!” 年少雨抬头:“你说什么?” “刚才经过你身后的姑娘长的好标志,特别是那双眼睛,一闪一闪,仿如仙子” “在哪?在哪?”年少雨只要一听到漂亮姑娘立马起足了精神,赶忙转身四处寻找… “走了” 年少雨一脸无趣的吃了口菜… “在那!在那”管靖远赶忙伸手指向窗下:“看到没,那个穿水蓝色衣服的姑娘” 年少雨赶忙顺着他的目光朝着窗外望去,楼下一道纤细的身影走出客栈,看不清脸,因为是背对着他们,不过看打扮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年少雨眯着眼睛喝了口酒… “看她会不会转头?” 年少雨只是眯着眼睛望着,多年后他再次回忆起今天,想着如果当时她回头…如果…… 还没到火车站,姚暮雪就知道事情不妙,那年少雨说的都不假,不远处的站口早已被当兵的把守住,只要进去的人都会被要求查证一下,姚暮雪心想这下可坏了,四下望了望,路口走哪都被当兵的给封死了,这下她可怎么逃呀,眼看着就要上火车了,就在她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时,她再次注意到,那些当兵的只检查妇女,男人到是一律让过,她眼睛一转有了主意… 姚暮雪再次出现时,已经换了身男装,灰色的长褂,黑色的礼帽,她将帽子压的很低,虽然手心已经冒汗,可是她还是撞着胆子走进站口,和想象的一样,把守的军人只检查女人不检查男人,她很顺利的蒙混过去,检了票,姚暮雪回头再看了看南城,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可以再回来,毕竟这里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她从未去过北方,这次居然要走那么远,不免感怀深处,没敢再多留恋,暮雪抓着扶手一跃上了火车,走进车厢,人不算很多,她的位置刚好靠窗,将行李放下,姚暮雪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不免有点兴奋,四周看看,形形色色的人都有,特别是在她斜对面的位置上有个女人抱着孩子,那孩子虎头虎脑儿,甚是可爱,暮雪不由的笑了笑,孩子看到暮雪笑似乎也被感染,露出没长齐的牙齿冲着暮雪伸出小手挥动着 “呜…”火车的汽笛响起,这时暮雪的心终于放下,车厢开始晃动,随着“咣当咣当”的声音,火车终于开动了。 刚开始因为是第一次坐火车,姚暮雪被沿途的风景一路吸引着视线,可时间长了,她也抵不过困意,毕竟早上起来的早,再加上火车晃的厉害,让她的头有点晕晕的开始犯困,眼皮儿实在支持不住,可是因为帽子的缘故,暮雪只能用手臂支着下巴假寐一会儿,直到火车中途停战,车厢的人群开始吵杂,她才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谁知刚想伸个拦腰起身打算去个茅厕。 突然,车厢的门被人一把拉开,瞬时,几个当兵的冲了进来,姚暮雪反映还算快的,抬起的屁股赶忙落下,将帽子压低,从帽檐下她看到进来的每个人身后都背着长枪,几个人先分成两排站在车厢内好像是在等着什么人的指示,接着就看一道身影走了进来,四周看了看然后再转向车厢外,就在姚暮雪屏住呼吸在心里祈祷上天时,又是一道身影,姚暮雪只能看到帽檐下的部分,那是一双黑色长筒皮靴,脚步稳健的走进车厢,灰蓝色的军装,腰间缠绕的是一条黑色的皮带外加一把短枪,虽然有枪套,可是谁都知道里面是把枪,姚暮雪咽了口吐沫,因为她还注意到来人微微侧身时,背在身后的双手里紧紧攥着一条皮鞭子,鞭子很细,但暮雪还是忍不住浑身一抖,心想这玩应儿要是落在身上,皮肉肯定开花,她赶忙再次低头,可是心却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儿里去了… 突然,一道冰冷而威严的嗓音一声令下:“给我搜!”

上一篇   第十二章

下一篇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