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 烟雨红尘

第十二章

年家的迎亲队伍准时敲锣打鼓浩浩荡荡一路来向柳家,不论是附近还是十里开外的人家,凡事知道今天柳家嫁女儿的全都跑来凑热闹,但大部分全都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因为她们知道今天来迎亲的并不是年家大少,而是代替他来迎娶的年家三少年少雨。 这年少雨别看不到二十,可是名声已经在整个南城是赫赫有名,不光光是他年家三少的身份,更让姑娘们津津乐道的就是他那美颜如玉的外貌,很少有人用这个词来形容男人的,可是年少雨的容貌却是当之无愧,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会忍不住赞叹他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至于年家大少和二少,没有人见过他们长什么样子,特别是年少云,从小就体弱多病,很少出门,二少又常年在军营,很少出来抛头露面。 此时的年少雨正骑在高头大马,身披红绸花球跟随着队伍一路来到年家,他那爱出风头的本性部分时间场景,随时随地都爱表现出来,这一路走来,年少雨都会伸手向路边围观的姑娘们微笑挥手,惹得那些女孩子们全用手帕挡住了那羞红的脸蛋儿,年少雨心情大好,转头望去,已到了柳家的大门前,大红的喜字早已贴在柳家大门上,大红的灯笼垂挂于大门两侧甚是喜庆,喜娘甩了甩手帕来到早已等候在门前的柳老爷一家人买去年:“恭喜柳老爷,柳夫人呀,三少已经到了,新娘子也准备好了吧,趁着吉时,咱们开始行礼吧” 年少雨利落的从马上跳下来到柳老爷面前微微鞠躬:“柳老爷,柳夫人,少雨代替大哥来迎娶大嫂,在这里给二位行礼了” 柳老爷赶忙上前扶起:“三少不必这样,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还望年家能多多关照小女” “那是当然”年少雨抬头,柳老爷和柳夫人也不由的赞叹这年家三少的好相貌,心想都是亲兄弟,这年少云的长相也差不到哪去… 就在柳老爷示意婚礼可以开始的时候,柳家的喜娘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不好了,不好了,老爷,不好了” 柳老爷原本笑容满面的表情立马耷拉了下来:“大喜的日子瞎嚷嚷什么,什么不好了,我还没死呢” 喜娘拍着胸脯上气不接下气道:“柳老爷,不好了,出大事了,新娘子不见了” “什么?” 周围顿时大惊,特别是年少雨,他双目睁大的看着眼前的喜娘:“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新娘子不见了?” “刚才我去看看新娘子准备的怎么样了,一进去就发现她趟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以为她是等的有点困了,谁知我就那么轻轻一推,她就倒在地上了,盖头一落,我才发现原来是你家丫鬟小翠,我这到处找都找不到,柳老爷您看这怎么办呀?” 年少雨一听这话,原本温温儒雅的面容顿时一黑:“这成何体统,迎亲当天,新娘子却给跑了”说着他一脸不悦的看着柳老爷,语气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客气:“我说柳老爷,您是不是得给我一个交待呀” 柳老爷一脸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夜防日防,还是给她跑了,真不愧是凝脂的丫鬟,柳老爷气的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年少雨的脸子越来越不好看,再加上柳老爷一时没了注意,他立刻拉下脸子低怒道:“我说柳老爷子,这新娘跑了,你让我怎么回家和我大哥交待” “这…这…” 柳夫人看年少雨甚是不高兴赶忙上前赔笑道:“三少,您先别生气,这凝脂看样还是没跑远,刚才我还见过她呢,我们现在立刻派人去找,今天一定给你一个交待” “是是是,三少您先里面请” 柳老爷好说歹说把年少雨是请进了柳家,年少雨虽是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再怎么说他也得回去交差,这人都跑了,他怎么回去和他爹交待,丫鬟上了茶,年少雨也没有心思品,这个时候他也装不下去什么了,一脚抬起搭在另一条腿上不停的抖着,原本看似温文尔雅的气质立马变得流里流气,典型的富家子弟玩世不恭的姿态,这才是真正的年少雨,刚才的他只不过是在尽量模仿他大哥罢了,可是呀,这人哪,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是再怎么模仿,他也不是他大哥,年少雨两眼儿一斜的瞟向柳老爷嘲讽道:“我说柳老爷,您这是怎么嫁女儿的,娶亲本事喜庆之事,怎么我这没过门的大嫂是这般的不情愿,咱们年家可不是什么土匪窝,又不是强取豪夺,这可是你们柳家亲口答应下来的亲事,您可到好,让我这未过门的大嫂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给跑了,您这存心是想让我们年家颜面扫地是不是” “这…本来以前都安排好了,现在还不能说是逃婚,说不定是有其他的原因”柳老爷急的似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他已经派管家带人去找了,现在只盼望能快点把人找到,否则他可不好和年家交待呀… “其他的原因?我可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原因让新娘子结婚当天就逃跑的” 柳夫人和大儿子也陪着笑脸一边尽量安抚着年少雨一边焦急的等着管家派人赶快把暮雪那丫头给找回来… 这边,姚暮雪逃出了柳家一路奔向报社,以前她陪小姐来找过几次程致宣,所以她记得他报社的位置,一进到报社她就看到程致宣的朋友,见过一两次好像姓李。 “暮雪?你怎么来了?”小李看到暮雪不由的一愣,以前都是她陪着她家小姐来找致宣的,看了看她的身后:“就你自己?” 暮雪急喘着点了点头:“嗯,李大哥,我想找程先生” “你找致宣?他不在这里” “那他住哪,你能告诉我吗?” “哎呀,你还不知道吧,致宣和他母亲跟着他舅舅去北方了” “什么?去北方?” “是呀,致宣这次伤的不轻,一是去北方养伤,二呢,他舅舅膝下无子,在北方做药材生意,想让他过去帮他,这不已经走了三天了” 姚暮雪一脸的失望,怎么办?原本打算来找程致宣,却不成想再次错过,难道这是上天的安排吗? “暮雪,你找致宣什么事?” “我…”姚暮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想了想既然已经出来了,她铁定是不可能回去了,既然这样,她还不如再赌一次,打定注意她抬头看向小李:“李大哥,你知道程先生在北方的地址吗?” 小李点了点头:“他走之前到是给了我他的地址,你想知道?” 暮雪用力的点了点头:“嗯” 很快小李找出地址给了暮雪:“怎么?你家小姐要去北方找致宣吗?她不是要嫁给年家了吗?” 暮雪没有多说什么,道了声谢就离开了… 年家大厅,管家回来说找不到人,这下可把年少雨给气坏了… “啪”的一声,年少雨的手掌狠狠拍打在桌面上,茶杯立马翻了个儿掉在地上摔得粉碎:“这太不像话了,柳老爷子,我看你是成心和我们年家做对是不是?这大白天的来娶亲,新娘子跑了,你让外面看热闹的人怎么笑话我们年家,你让回去怎么和我爹娘交待!我看你存心让我们年家丢脸!” “三少,您别动怒”柳夫人试着上前劝道。 年少雨很不给面子的指向柳老爷怒气道:“我告诉你们,今天要不是我二哥军务繁忙,来迎亲的就是他,你想想如果是我二哥来迎亲会是什么后果,就他那性子铁定会掀了你们柳家的房盖儿,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现在马上通知我二哥,我也警告你们赶快给我加快人手找人,要不然,下次亲自来拜访的就是我二哥!”说完年少雨狠狠的一甩袖子黑着一张俊脸大跨步的走出了年家……

上一篇   第十一章

下一篇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