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 烟雨红尘

第十一章

明天就是年家迎娶的日子,自从柳老爷告诉姚暮雪她的画像已经被送到年家时,暮雪就已经放弃了,她一个人静静的待在房间里,等待着明天的宣判,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命吗? 从小,她是个无父无母的流浪孤儿,有幸被小姐带回了柳家,虽然是个下人,但也吃得饱穿的暖,可是现在,表面上看来是嫁到年家做大少奶奶,实际呢?之前,她不知道听过多少次小翠在自己的耳边叨叨,那时是小姐要嫁过去,小翠总是没完没了的唠叨着那年家大少只剩下一口气,小姐嫁过去就是守活寡,她也听别的下人私下里议论过,都是关于那年家大少快要入土的闲言碎语,现在到好了,小姐撒手了事,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让她收拾,难道这真是上天要她姚暮雪对柳家的报恩吗?看着桌上是白天夫人送来的嫁衣,鲜红的嫁衣如血,就像是用小姐的血染红一样,刺眼而夺目,暮雪实在烦心,伸手一把将嫁衣甩掉在地… “啪”的一声,暮雪随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她原本如死灰的眼睛再次点燃一簇火光,赶忙弯身捡起,那是程致宣临别前送给她的钢笔,紧紧的攥在手心里,上面似乎还留有他的余温,想起离别时,月色下他那如清水般的瞬子,暮雪的心就开始不规律的跳动,程致宣还没有死,他还活着,这一想,她的心不再平静,不知道程致宣是否知道小姐的死讯,如果知道,那他必定生不如死,如果他至今依然不知…. 突然,一个念头窜上暮雪的心房,她想要见他,迫切的想要见到他,至于原因她没时间去想,一想这里,暮雪就平静不下来,站起身,两手紧紧的握着那支钢笔在房里踱来踱去,她在想办法,现在如果出门是肯定不可能的,柳老爷派了人在房门外守着,暮雪即紧张又兴奋,只要一想到可以见到程致宣,似乎就可以给她莫大的鼓励与勇气,她焦急着不停的走来走去,突然,她目光一扫,脚边的嫁衣让她顿时豁然开朗…. 次日清晨,小翠早早起身给暮雪梳妆打扮,柳夫人过来瞧了一眼,看着暮雪她甚是喜欢,如果凝脂还在,那么今天就是她嫁女儿,可惜的是… 和暮雪说了两句话,柳夫人就离开了,暮雪也让其他人先出去,她有话想要和小翠单独说,待房间只剩她们两人后,暮雪假似伤感道:“小翠,你我姐妹这么多年,现在我就要离开了,往后的日子,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说实话,这个家里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 小翠甚是感动,握住暮雪的手眼眶红红道:“暮雪,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我知道你这次嫁到年家是有万般的不情愿,可就是你的命,暮雪我相信你一定会幸福的,你那么善良,老天爷不会待你不薄的” 姚暮雪含泪点了点头抬眼道:“对了,我有东西要送给你,就在你的枕边,你看看喜欢不?” 小翠没有多想,笑着走回床边,抬眼望去,那是一个绣着鸳鸯的荷包:“啊,好漂亮!” “那是我秀给你的,希望你也能快点找到如意郎君,小翠,我是真的把你当姐妹的” 小翠开心的将荷包捧在手里,这时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姚暮雪已经手持花瓶朝着她走来…. 房门打开,门口的两个看门的望去,是小翠,两人没有再多管什么,将门锁上后继续把守着,小翠一路穿过长廊来到后花园,这时,她小心翼翼的转头望去,原来是姚暮雪,她将小翠打晕换上了嫁衣,而她自己则换上小翠的衣服溜了出来,后花园一直有个隐藏的洞,只能供一个人钻出去,平时都是被枯木挡着,因为这处地方很少有人经过,那时小姐经常就着这个洞私下里统统和程先生见面,现在真是派上用场了,暮雪赶忙将那大片枯枝烂叶拿开,再次看了眼自己从小长大的柳家,心里对柳老爷和柳夫人说了声抱歉,接着低身钻了出去…

上一篇   第十章

下一篇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