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 烟雨红尘

第九章

柳凝脂死了,用那最悲愤最痛心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柳夫人当场就昏死了过去,姚暮雪也是过后才反映过来,冲出房间大声呼救,柳老爷和管家赶来时,已经晚了,当家丁把凝脂的尸体抬下来后,柳老爷哭倒在女儿的身旁,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凝脂居然以死来和他对抗,他太小看自己的女儿了,表面看似柔弱,骨子里却倔强的很,这下可怎么办?他要怎么向年家人交待... 前厅处,柳老爷来回踱步,柳淮霆和妻子也早已哭的不成人样,柳老爷烦躁的呵斥道:“都给我安静会儿” “爹,妹妹就这么走了,咱么怎么向年家人交待” “人都不在了,还交待个屁呀” “要不然咱们就和年家人说小妹得了恶疾死的,这样年家人也拿咱们没有办法” 柳老爷想了想:“咱们这次好不容易才能攀上年家人做亲戚,这到手的鸭子岂能让它给飞了” 柳淮霆不解的看了看身旁的妻子:“可是小妹已经不在了,再怎么的咱们也不能变个活人给年家吧” 柳老爷想了想回道:“这我得从长计议”他立刻命令管家封锁一切消息,警告府里的一切下人不得将小姐的死讯传到外面,否则给予重罚... 晚上,暮雪给凝脂守灵,她将一张张纸钱扔到了火盆里,看似给凝脂一个人烧的,其实在她的心里是给程致宣和柳凝脂一起烧的,也许这就是命吧,既然在世不能做夫妻,那就到阴间去相会,但愿两人在天上真的可以幸福,也不枉小姐硬是撒手跟了程致宣一起去了... 很快年家迎娶的日子眼看就要到了,那边来了消息,说是大婚当日,由于大公子身体不适,暂由年家三少年少雨代为迎亲,这到不是什么问题,只是眼看这日子就要到了,柳老爷办法还没有想出来,这柳家人急的就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柳夫人始终不明白老爷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她也明白,以柳家现在情况,能攀上年家这样的亲家是再好不过,可是毕竟凝脂已经不在了,眼看这迎娶的日子就要到了,总不能让年家来接口棺材回去吧” 柳家大厅里,柳老爷围着前厅走来走去,走的柳夫人头都疼:“我说老爷,您别在走了,您走的我这头都疼的要命,您到底想好了没有,这马上就要到成亲的日子了,咱们又交不出人,您又不让外人知道凝脂的死讯,您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我只是要想个办法,该怎么把年家人混过去” “混过去?怎么混,凝脂都死了,你拿什么给人家混过去,总不能让凝脂的尸体嫁过去吧”一说起女儿,柳夫人就一肚子的怨气,就为了和年家攀关系,女儿连命都没有了,这倒好,还要想办法给蒙混过关,她就不理解,就是再有办法,他们也得有人呀,没有人,这不都是白费心思吗?“老爷,这女儿都已经不在了,您就是再想攀亲家,没有人,您拿什么和年家交待,我劝您还是老老实实的和年家说吧,我看呀,咱们就是和年家没有亲家这个缘分,您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柳老爷烦躁的背着手在大厅里踱来踱去:“我只是觉得太可惜了,要知道咱们的几家商号已经开始维持不住了,我又不想放弃二少军营粮草的买卖,要知道那是多么大笔的生意,现在局势不稳,到处都在打仗,军营粮草必然会紧缺,如果在这个时候咱们稍微提高价格,那不仅能救活频临败落的商号,也会让咱们小赚一笔,主要我也想要二少这个军中靠山,所以这么难得的机会,我真的不想错过”“可是就算你不想错过,凝脂已经不在了,年家要的是人,你交不出人,说什么都是白费” 柳老爷紧缩眉宇,暮雪这个时候端着茶杯走到他的面前低声道:“老爷请用茶” “嗯” 柳老爷接过茶杯刚要喝上一口,突然,他脑子灵光一闪,目光不由的看向面前低垂着脑袋的姚暮雪,顿时眼睛一亮:“暮雪” “是,老爷,您有什么吩咐?” 柳老爷放下茶杯看着姚暮雪一字一句道:“我要你代替凝脂嫁到年家去”

上一篇   第八章

下一篇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