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 烟雨红尘

引子

夜色阑珊,窗外的一轮明月高挂夜空,那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淡淡的传递到屋内的床上,男人已经熟睡,那平稳的呼吸轻轻吐出,如羽毛般轻柔的抚过女人的面容,女人缓缓的睁开眼睛,借着月光看着眼前的那张俊美的容颜,只有熟睡时,他的面容才是放松的,女人屏住呼吸轻唤一声:“少风?” 男人没有反映… 她轻轻的推了推他:“少风?” 男人依旧不动… 女人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身旁的人看样子睡的很熟,药效应该起作用了… 赤着脚下床,她没有敢穿上拖鞋,生怕一丝的响动会惊醒床上的人,随便拿起一件呢子大衣披在身上,然后轻手轻脚的来到门前,转身再次看了一眼床上的身影,心里有种复杂的感觉,但很快被她忽略,打开房门,她叠起脚尖一步一步走下楼,每晚都会有两个官兵在大厅里把守着,只是半夜谁都想偷点懒,蹑手蹑脚的下楼,客厅里的两个官兵早就东倒西歪的呼呼大睡,来到厨房,尽量小心的拉开后门栓,夜晚的凉风一下子渗透了衣领,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依然是赤着脚,后门早已有人等待,是乔装成当兵的程致宣,他一把抓住她的手低声道“快点,我已经备好车子了” “嗯” 程致宣牵着她的手快速的一路来到后花园,程致宣首先跳过栅栏,接着他伸手安慰道:“别怕,跳过来,我一定会接住你的” “嗯”点了点头,她一脚踩上程致宣为她堆好的石头,一手抓着栏杆费劲的向上攀… 突然,一道光直直的射向栏杆这里,周围顿时变得嘈杂,而栏杆上的人也一时惊慌,两手不稳的一下子摔倒了地上,两人都明白被发现了,她赶忙惊叫着:“致宣,你快跑!快跑!”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一个” “别管我,你快跑!”这时,已经有当兵的扛着枪朝着她这里跑来,她死命的推着栏杆外面的身影:“你快跑,年少风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快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程致宣最终听话的转身趁着夜色开车离开,这时,只听身后一道冰冷而怒发冲冠的声音叫道:“你好大的胆子!” 她惊慌失措的转身,后背因为害怕而冒出冷汗,夜色下,她的双目惊恐而美丽,只见年少风大跨步的上前一把扣住她的手臂:“你想跑?没那么容易”说着他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把将她连拖带拽的拉回督军府… 她尖叫着,捶打着,他就是不肯松手,直到狠狠的将她甩回卧室的地毯上,年少风双目嗜血的瞪着地上瑟瑟发抖的身影:“我就不明白了,那姓程的到底哪里好,他哪里比的上我,你三番五次的为了他惹怒我,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是不是?” “是,我不想活了,你杀了我吧,在你的身旁我生不如死,年少风,我也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好,你干嘛非守着我不放,你别忘了,嫣婷才是你的妻子,还有你那两个姨太太,要女人,凭你年少风不是勾勾手指的事吗?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我已经不是你们年家的人了,我只想离开你,我只想和致宣一起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年少风,算我求你了好吗?看在我曾经也是你大嫂的份上,我求求你放了我好吗?” “闭嘴!”年少风一把撤下披在身上的呢子军装一步跨她的面前咆哮着:“我不准你再提是我大嫂的事,你知道吗?让你成为我的大嫂,是我年少风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我真的好后悔,后悔当初把你送回到他的身旁,我就应该在北川的时候要了你,你记住你现在是我年少风的女人,我要你活着你就得活着,我要你死,你也绝不准给我偷生半秒钟,听清楚了吗? “我不!年少风,我是人,不是你养的畜生,而且我也不是你们年家人,你也没有权利限制我什么,我现在就要离开,我就要离开这里,离开你” 说着她起身朝着门口飞奔而去,年少风比她更快一步挡在门前:“你哪也不许去” 她死命的捶打着他的肩膀:“你闪开,我今天就是要离开,有本事你杀了我” “你以为我不敢!我警告你,别仗着我喜欢你,就在这里为所欲为的考验我的耐性,别把我逼急了,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嗯” 她一口下去咬上他的手腕,年少风一时吃痛闷哼一声松开手,就在她打开房门的刹那,只听一声怒吼,房门被一脚踢上,年少风顺势从腰间掏出手枪狠狠的抵在她的额角处:“你要是敢离开我,我他妈一枪蹦了你”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住,那冰凉的枪口抵在她的额角,犹如一把锥子刺进了她的心脏,眼泪顺着眼角滴滴滑落,那绝望而悲愤的目光让年少风一时感到心慌… “你开枪呀!年少风,有本事你就开枪,你要是有种你就开枪,别让我瞧不起你,开枪呀!” 她顿时怒吼的怒瞪着他,两人都是呼吸气促,只见年少风的手*,眼前的容颜似已准备好了闭上眼睛,就在她以为真的可以解脱的时候,只听年少风突然一声:“沈副官!” “是”门外,沈副官早已待命.. “立刻派人逮捕程致宣,传我的指令,抓到人立刻给我就地处决” “是” “不!” 那撕裂的哭喊划过寂静的夜空,她死死的抓着年少风的手臂求饶着:“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伤害致宣,我答应你,我不跑了,我留在你的身边,我再也不离开这里了,我求求你,不要杀他” 看着眼前挫败的身影,年少风的眼睛里尽是胜利者的曙光,接着他眉梢轻扬:“给我跪下” 那单薄的身子缓缓的跪倒在年少风的脚下,因为哭泣,身子不停的颤抖着… “我要你给我承若”他居高临下的凝望着她,眼神不再是刚才那般凶猛与凛冽,而是无人见过的深情与挚爱… “我答应你,从此不再离开你的身旁,一生一世都是你年少风的人” 这一刻,伴随着嘤嘤的哭泣,她终于明白,有些人,有些事,注定是逃不开,躲不过的,就像自己与眼前的男人,明明已经擦肩而过一走了之了,却非要转身回望一眼,而只是这一眼就让他们今生都纠缠不清

下一篇   第一章